whoownscartier

  • 编辑时间: 2021/9/18 16:01:40
  • 浏览量: 18
  • 作者: 外汇交易平台
who owns cartier


亏损时不要 过分 重仓


  买入或卖出一种货币后,当市场突然向相反的方向发展时, 有些人 就会 超重再做一次


  这是 很危险的。


  如果 汇价 永不回头,结果无疑是恶性亏损。


  国内要闻【持仓157家 公司总体仓位 增长近30%,QFII继续加大A股配置】从总体来看,QFII在 2020年四季度对A股 上市公司投入进一步加大。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4月6日,QFII针对157家上市公司的持股数量达到19.37亿股,相比去年三季度的14.47亿股增长33.86%;持股市值为590.97亿元,相比去年三季度的455.81亿元增长29.65%。


  随着 年报 披露,瑞士银行、摩根大通、高瓴资本、阿布扎比投资局等知名QFII机构的持仓方向也浮出水面。


  总体来看,医药、科技等行业内的绩优上市公司仍为布局首选,而周期类公司在去年四季度也获得了知名机构的广泛布局。


  (经济参考报)【上市公司拟 派现9400亿大手笔 分红亮眼】随着上市公司陆续披露2020年年报,一批高派现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也浮出水面。


  截至4月5日,A股共有1287家上市公司对外披露2020年年报,其中954家拟进行分红,派现金额超过9400亿元。


  不少公司在现金分红上的出手颇为豪爽,目前已有百余家公司股息率超过3%,更有5家公司股息率超过10%  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上半年,可能存在一系列对美元走强的有利因素。


  尤其是当这些因素同时出现而产生共振效应时,美元阶段性走强的概率就很大,美元 升值的幅度也可能会大一些。


  尽管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决定了 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将以基本稳定为主,但短中期内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仍有可能出现一定区间的双向 波动


    那种认为人民币汇率就此持续大幅升值是不切合实际的。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人民币仍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伴随着供求关系双向波动、弹性增大、小幅升值的可能性较大。


    唐建伟:虽然人民币汇率最近持续走高,但不会走出单边上涨趋势,国内外的经济情况也存在对人民币汇率走低的压力。


    一是中国经济2021年将是一个前高后低的走势,而 美国和全球可能是前低后高,下半年中美经济增速之差缩小或使人民币汇率承压。


  二是年内 美元指数阶段性走强概率较高。


  今年一季度美债收益率走高推动美元指数出现阶段性升值,下半年美国经济如果强劲复苏也可能再次导致美元走强。


  三是中美关系演变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中美博弈的方式可能有变,但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中长期战略取向并不会改变。


  四是中国外汇管理部门虽然放弃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但仍会通过一些政策工具引导市场预期,促成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特征。


    由于2021年人民币汇率升值与贬值的因素同时存在,预计人民币汇率难有趋势性升值或贬值行情,2021年内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升破6或贬破7的概率都很小。


  预计2021年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双向波动特征,延续稳中略升的趋势,预计维持在6.3—6.7的波动区间,全年汇率升值幅度预计将明显小于2020年。


    张明:人民币单边上涨的趋势不可持续,导致第二季度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原因都可能发生变化。


    首先,从美元指数来看,继续今年二季度快速回调的概率很低。


  毕竟,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21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达到6.0%以上。


  随着产出缺口继续缩小,以及美国政府又推出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因此2021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有望高于上半年。


  此外,近期美国通货膨胀率显着抬头。


  2021年4月核心CPI同比增速由3月的1.6%跳升至3.0%。


  近期美联储部分官员已经显着改变其之前温和的鸽派言论,开始转为讨论量化缩减的可能性。


    今年美元指数有望在87—94的区间盘整,中枢水平约在90—91。


  2021年下半年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


  到2021年第四季度,随着美国经济季度增速达到阶段性新高,随着美国长期利率的再度上升,美元指数有望显着反弹。


    其次,不要对 北上资金 将会持续流入A股市场过于乐观。


  从最近几年北上资金的流动来看,其波动性并不亚于国内资金进出A股的波动性。


  在特定时期,北上资金大规模撤出正是导致A股市场显着波动的重要驱动因素。


  迄今为止,北上资金的表现其实并不像长期价值投资者,更像擅长短期波段操作的投资者。


  今年春节后,北上资金大量抛售蓝筹龙头股的做法就是明证。


  因此,一旦近期A股核心资产价格显着上升,例如回升20%—30%后,北上资金可能再度由大规模流入转为显着抛售。


  不要认为北上资金将会持续流入,更不要认为短期证券投资流动可以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升值。


    再次,随着全球疫情到达拐点,中国货物贸易顺差逐渐收缩将是大概率事件。


  2020年,中国出口的强劲表现源于全球疫情暴发、疫情冲击错位与下半年全球需求复苏三个原因的叠加。


  2021年上半年,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大国疫情的反弹再度延续了疫情冲击错位对中国出口企业造成的短暂红利。


  但随着疫苗注射的加快以及疫情防控的强化,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加快复工复产,由此将会造成中国出口不可替代性的下降。


  这意味着2021年后几个季度,中国出口增速与贸易顺差将会双双逐渐走弱。


  随着全球服务贸易的恢复,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也将再度扩大,因此经常账户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将会逐渐减弱。


    预计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在6.2—6.7的范围内波动,具体到今年下半年,考虑到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呈现出前高后低的走势。


  
上一篇: euroindex
下一篇: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百度自动收录Js}